您所在的位置:孙垓资讯>时事>南都专访范徐丽泰:香港若无法再“站起来”,代价要全体港人埋单

南都专访范徐丽泰:香港若无法再“站起来”,代价要全体港人埋单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10-28 19:24:20

要意识到的是,不管你是支持还是反对,香港没办法再“站起来”的代价,是要所有香港人埋单的。
 

杜南新闻香港由修正案引起的社会动荡持续了100多天。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一届立法会主席范徐丽在接受杜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暴力事件继续升级而不改善,香港的经济发展将进一步迅速下滑。几十年来,范·徐丽·泰一直敢说敢做。她直言不讳地说,要缓和香港根深蒂固的社会矛盾,不仅需要政府建立对话平台,还需要香港市民觉醒和自救,与身边的家人和朋友展开对话,积极沟通。只有反思暴力的影响,然后反对暴力,局势才能得到改善。

从香港回归中国之初的第一任立法会主席,到后来出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范徐丽泰见证了香港回归前后的社会变迁和发展。然而,在香港生活了几十年后,看到香港出现了暴力的痕迹,很多年轻人走上街头肆意破坏基础设施,与警方对峙。范说,作为一个老人,她感到越来越难过。

在加入政界之前,徐帆·李泰在大学里服务了多年。她坦白说,到目前为止,她必须承认香港的教育存在很大问题。香港有些年轻人缺乏反省的思维,对国家和社会缺乏全面客观的了解。

杜南:修正案引起的混乱已经持续了4个月。这件事对香港有甚么影响?

范旭立泰:我认为这次事件有两种类型的示威。第一类是和平示威,第二类是暴力袭击,例如袭击立法会、警察总部、政府大楼等。最近的大量示威游行最终被暴力劫持。最近,警方也倾向于谨慎批准举行此类活动。然而,即便如此,大量示威者仍然举行非法集会。随着示威活动的非集中化,领土所有地区都爆发了大规模和小规模的影响,导致街道堵塞和地铁站被毁。

今天的示威与最初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无关。因为早在六月,特区政府已明确表示会暂停修订《逃犯条例》。如果真的只是为了反对修正案,那么示威和影响应该停止。但是可以看到的是,不仅暴力没有停止,而且暴力已经升级。

这个社会事件影响了整个香港市场。一方面,它对旅游业造成了很大的危害。来香港的内地游客数量已经大大减少。最近,由于机场暴力事件的影响,外国游客对香港感到“害怕”。另一方面,示威者肆意破坏地铁,瘫痪交通,影响许多香港市民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他们中的许多人对此不满,并与示威者发生争执,甚至被示威者打成重伤。到目前为止,暴力并没有停止。

杜南:在这次事件中,香港过去很少见到示威者暴力袭击立法会。你如何看待已经发生了几次的暴力事件?

范旭立泰:在香港人当中,这些遭受暴力袭击的人是极少数的暴力分子,不像那些和平示威的人。这些暴力分子装备齐全。我还想问为什么年轻人有这么多钱买这些设备。钱从哪里来?资源和设备从哪里来?

事实上,很多香港市民也认同这次风暴对香港有很多负面影响。但是为什么有些人继续容忍暴力,尽管他们知道暴力正在摧毁他们的家园?

香港人很包容,有些人会认为应该给年轻人一个机会,但他们不明白,如果这件事继续下去,香港可能无法“站起来”。我们应该明白,无论你支持还是反对,香港不能再“站起来”的代价是所有香港人都要付出代价。

政府建立对话平台值得鼓励和支持。但与此同时,作为香港人,我们必须想办法自救。因为暴力升级只会令香港失去一切,市民亦会失去家人和和平生活的权利。如果我们都希望香港变得美好,我们应该尽力与我们周围的人和我们认识的朋友进行对话。即使我们有不同的意见,我们也应该说出来。政府可以有自己的平台,人民也可以有许多小平台。

杜南:在推动香港立法,包括修订《逃犯条例》的过程中,其实有很多不同的意见。立法会在香港社会的运作中,尤其是在民意沟通方面,可以扮演甚么角色?

范徐丽泰:香港的立法会近年来变化很大。过去,议员可以在立法会内表达不同意见,与不同意见发生冲突。然而,如果演讲中使用侮辱性的话,主席会阻止他们,并表示他们被冒犯了。请离开扬声器。当年的立法局总体上更加“守纪律”。

然而,目前的立法局似乎只有在冲到讲台前“抢麦克风”时才受到欢迎。在某种程度上,反对一切似乎有助于候选人赢得选票,成功当选立法会议员。如果以这种方式当选,这种争论在进入立法会后必定会继续下去。在目前的环境下,也有这种反对派的成员,他们加入攻击政府的暴徒行列,阻碍警察执法。这些行动进一步扩大了差异。我认为立法会很难在这问题上扮演角色。

要解决目前的香港问题,政府需要获得更多的公众理解和支持。

杜南:这一事件中有许多年轻人。你认为这种现象怎么样?

范旭立泰:在这件事上,我们必须承认香港的教育有问题。香港回归中国20多年后,教育改革实施后,有机会系统了解中国历史的学生越来越少。与此同时,新增加的必修课“通识教育”没有教科书,教师收集教材进行教学。此外,普通教育部门过于重视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导致学生缺乏自省或反思性思维。

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参与示威的香港青年会说别人是错的,指责政府和派系的成立是错的,但他们并没有考虑自己是否错了(采取激烈的对策,例如攻击、放火或破坏公共设施)。这反映了他们缺乏反思的能力。

我在一部网上短片中看到,有人劝说一名香港年轻人停止暴力,并说这将损害香港的经济。那个年轻人说我只是想破坏香港的经济,否则政府不会出来跟我说话。很明显,年青人从来没有想过,香港在经济不景气后,要“起来”会非常困难。甚至有些年轻人认为参与暴力休克是“有趣的”、“令人兴奋的”,甚至是浪漫的。作为一个老年人,我非常难过地看到年轻人摧毁了他们自己的未来。当然,这不完全是年轻一代的责任。为何我们不能像老人一样做得更好,为何我们可以容许这种气氛在香港蔓延?

杜南:打击暴力和混乱是香港社会最紧迫的问题之一。然而,当香港仍然处于现实的分裂和社会的撕裂之中时,我们如何才能突破这个困境呢?

范旭立泰:社会撕裂不是今天或最近发生的事情。2014年,“占领中环”非法集会在香港发生时,社会已经解体。反对派为教育和学校做了很多工作。因此,在这个社交活动中,我们将看到许多年轻人走上街头。

社会裂痕无法在短时间内修复。它需要8、10甚至更长时间。然而,可以采取措施阻止一些网络欺凌和恶意行为。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正进行这项工作,希望他们能加快检控罪犯的步伐。

过去,当司法部长提起诉讼时,他必须确认所有信息,只有在他认为有机会胜诉时才决定起诉。我认为现在政府应该做出改变。由于有些人做了一些扰乱社会的事情,法院可能会认为没有足够的证据来判定被告有罪,即使他们认为可能性不大。然而,政府应该起诉被告,至少让公民看到政府在这方面的决心。

杜南:你认为这次事件暴露了香港哪些深层次的问题?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范旭立泰:香港不同阶层的市民面临着各种压力,很多人甚至面临着房价高速上涨的问题。本届政府早先还建议,现在最紧迫的事情是增加土地和住房,以帮助年轻人解决住房所有权问题。其次,香港市场饱和,机会有限,社会也面临老龄化问题。粤港澳台大湾区的建设和发展给了香港社会解决这些问题的难得机会。

从长远来看,教育问题必须解决。目前,通识教育的教学方法并不好。如果将通识教育科目维持为文凭考试(香港中学生入大学前的考试)的必修课程,则成绩可分为合格和不合格,不分年级,以免对入大学的学生造成太大影响。与此同时,通识教育署必须备有课本,课本必须经香港教育局批准。最好不要超过三套教科书,或者政府补贴一套教科书,以降低价格,吸引学校、学生和家长购买。

与此同时,还应在幼儿园和小学实施国民教育。实施国民教育还必须有教育局批准的教科书。与此同时,必须有一名视觉官员去教室观察老师是如何教学的。在目前的情况下,政府很难做到这些,甚至面临很多批评。但如果你因为害怕批评和困难而不这样做,你就是放弃了香港的下一代。

杜南:你对政府建立沟通平台,回应港人的要求有何建议?

范旭立泰:政府渴望听取各方的意见。他们还采取行动进入不同的住宅区,与不同的人交流。我相信行政长官在10月份的施政报告中,会有很多措施协助香港弱势社群、中小型企业。不过,我认为要消除香港人心中的“刺痛”,需要很长时间。政府必须认识到找到事件根源的重要性,并继续与各方沟通。沟通不一定需要达成共识。交流可以有不同的观点,但至少它需要理解人们在想什么和做什么。

我们注意到,反对派和示威者在宣传他们的观点时,使用了诸如短片和微型电影等流行的传播方法来描述一些虚假信息和不可能的情况,这使缺乏这些知识的公民信服和害怕,从而接受了反对派的观点。

和英国退出欧盟一样,英国保守党最初估计选民不会支持英国退出欧盟。在“英国退出欧盟公投”宣布后,一些人利用大众媒体告诉英国人民,如果英国继续留在欧盟,移民将“抢工作”,国家每年都要向欧盟支付工资。这两点不是英国人民最关心的事实或全部事实。然而,许多人对“离开欧洲”的后果缺乏认识,并且被这些简单的论点弄瞎了眼睛。香港的情况与此相似。许多公民错误地相信互联网上的一些虚假信息。如果暴力不减,而香港仍有部分人对暴徒的行为表示“理解”,那么香港的经济发展将会进一步急速下滑,市民的行动自由和安居乐业的权利将会消失。

观点

暴力的影响已经让香港开始“吃旧款”

未来的发展仍然需要解决

从香港立法会首任主席到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范徐丽泰见证了香港回归后的变化和发展。在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香港在很多领域都面临竞争。徐帆李泰坦率地承认,香港需要重新审视其在国家和全球经济中的地位。

经过多年的发展,香港已积累了坚实的经济基础。然而,最近持续不断的暴力事件,无疑已令香港开始“吃老本”。范徐丽甚至直言不讳地说,“旧款”已经花了一半以上。香港的未来道路是什么?2017年,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Carrie Lam)一上任就表示,香港应该建设成为一个国际创新科技中心。范旭立泰说,这个想法第一次提出时,她也非常同意。然而,在此刻,她说她“不敢说”,也不敢断言香港能否实现其目标,“因为暴力的影响正在损害我们的国际形象”。许多外国朋友都在问香港是否安全?”她说要到暴风雨平息后才能知道。

不过,范旭立泰表示,人力资源仍然是香港的主要优势,科技创新也是香港未来的重要机遇。广东、香港、澳门和大湾区的建设给了香港更大的发展空间,香港的年轻人需要提高对大湾区的认识,了解这些机会对他们意味着什么。

香港未来的机遇在于高庄,

如果你没有给自己增值,不要责怪别人超越了你。

范旭立泰说,香港有许多优秀的科研人力资源。许多在国际科学研究方面取得成就的学者也愿意在香港生活和工作,他们融入社会的障碍很少。她相信科技创新是香港未来发展的重要机遇。在粤港澳大湾地区的建设过程中,香港将在其他城市的协同作用下迎来更多的发展机遇。例如,香港也可以利用目前的机会,在河套区共同发展港深创新科技园区,在科技创新方面取得一些成绩。

她还提到,在发展“一带一路”的过程中,涉及许多企业,也将涉及许多合同问题。如有合约纠纷,香港的法律符合国际标准,并可就此事提供相应的仲裁服务。同时,香港也可以在国际航运和物流方面提供相应的专业服务。「可以说,海湾地区其他城市发展得越好,香港的机会就越多。香港的发展将会配合海湾地区其他城市的发展。」值得注意的是,距离香港只有一滴水的深圳,最近迎来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区的新“战略方向”。对于“深圳的发展是否会削弱香港的机遇”和“深圳是否比香港有更多的新市场和机遇”,坊间不乏疑问。

对此,范旭立泰也毫不隐瞒。她指出,如果香港不为自己增值和竞争,就不能责怪其他城市超越香港。这是理所当然的事。然而,她说,这两个城市很近,“两把剑的结合”是最好的,就像两把筷子可以一起用来带食物一样。她认为,目前香港和深圳不想竞争,而是希望共同发展,开拓更多的机会。

年轻人明白海湾地区需要一个“抓手”,

有必要认识到在内地学习和工作是一个宝贵的机会。

此外,面对市场饱和、楼价高企和工业空心化,香港的下一代应该如何生存和发展?樊纲说:“广东、香港、澳门和台湾湾区的开发实际上给了香港一个解决问题的机会。”。

关于如何让更多香港年轻人更了解海湾地区的政策,徐帆·李泰认为,关键是让年轻人知道海湾地区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们可以看到海湾地区的政策广为人知,但事实上,香港的青少年并不知道海湾地区究竟有甚么发展机会。他们甚至可能没有意识到香港是海湾地区的一员,他们现在居住在海湾地区。」她指出,年轻人理解海湾政策,需要掌握它。他们需要被告知这些机会是什么,真正的成功故事是什么,以便鼓励他们在海湾地区的不同城市工作。

一方面,范旭立泰鼓励更多的香港年轻人到内地学习,去海湾地区的其他城市。“我们之间没有语言障碍。我们可以了解来自不同城市的学生。这些接触也将成为香港年轻人在海湾地区发展的伙伴。”另一方面,她认为目前香港学生并不缺乏在内地体验校园生活甚至实习的机会。徐帆·李泰建议,年轻人在意识到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之前,需要通过某种选拔机制去内地学习和工作。「我认为这种在内地企业学习的机会可以筛选出来,让学生真正体验工作,学生也需要被挑选出来,珍惜这个学习机会。我们想让这种实习机会变得稀有和有价值。”她还表示,内地企业或机构也应采用不同的方法,让香港学生真正了解内地的生活、做事方式和思维模式。

采访和写作:杜南特派团报告称,该小组来自香港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 孙垓资讯 版权所有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Top